分类
外汇交易市场策略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王俞晴,《2014-2018》,2018。(王俞晴提供)

NFT怎麼買、賣?5大常見好用的「NFT交易平台總整理」!

Lootex支援的錢包有Metamask、Blockto、DappPocket、Alpha Wallet App,還有一個很酷的Wallet connect app可以支援更多錢包。Lootex是台灣創辦的公司,所以出入金對台灣客戶來說十分方便。近期新增支援Qubic錢包連結,可使用信用卡購買,對尚未熟悉加密貨幣錢包的使用者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進展.目前Lootex支援的購買方式就是定價拍賣方式,十分簡單明瞭。Lootex支援以太坊、幣安智能鏈、Polygon Network等。

Oursong:數位音樂交易平台

Nifty Gateway:藝術品交易平台

Nifty Gateway是「比特幣億萬富翁」雙胞胎兄弟Duncan Cock Foster與Griffin Cock Foster創立,在2019年11月被美國的Gemini收購,也因為Gemini是可以合法的支援美元與加密貨幣交易的CEX,所以Nifty Gateway成爲了唯一允許用戶使用信用卡購買NFT的交易平台。

善於操作頂級藝術品,並發布獨家收藏品NFT代幣是Nifty gateway的強項。包含美國數位藝術家Beeple的NFT作品、瑞克與莫蒂(Rick & Morty)、畢加索的公牛(Picasso’s Bull)等作品。Beeple的作品Everydays:The First 5000 Days更是以7千萬美元(約新台幣19億元)創下NFT藝術市場最高價。

在Nifty Gateway可以看到頂級藝術家與品牌緊密合作,限量版的藝術作品在平台獨家發售,高質量的藝術收藏品則會在特定時間段限時開售,藉由這樣的方式, Nifty Gateway上一個大IP被捧紅的速度大約是2至3周。

如果你的作品在Nifty Gateway上成功售出,你可以自由選擇分潤比例,從5%至50%不等,Nifty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Gateway收取的費用是每次銷售收入的5%+30美分,包含平台抽成及信用卡處理費。

國外 NFT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平台比較


彭博(Bloomberg)消息指出,蘋果(Apple)在上週解雇了約100名負責招募的約聘人員,呼應稍早招募將放緩的消息。.

不畏疫情 大車隊上半年營收及EPS雙創同期新高、全年有機會雙創新高


大車隊(2640)不畏疫情影響,上半年合併營收達12.08億元,年增19.31%,稅後淨利1.77億元,年增55%,每股盈餘(EPS)3.11元,營收及每股盈餘(EPS)同時創下歷史同期新高。第四季是旺季,全年營收獲利有機會雙創新高。 《詳全文. 》

81818792a3be32b468cdaed223f1e823

LINE旗下全球加密資產與區塊鏈業務子公司LINE Tech Plus宣布,LINE加密資產LINK即日起於全球領先的數位資產與加密貨幣交易所MEXC Global上架。

LINE 旗下全球加密資產與區塊鏈業務子公司 LINE Tech Plus 宣布,LINE 加密資產「LINK」即日起於數位資產與加密貨幣交易所 MEXC Global 上架。

MEXC 是一家採用高效能撮合引擎技術的交易所,每秒可以完成高達 140 萬筆交易,目前於全球 70 國提供超過 1,400 種加密資產交易服務。至於 LINK 則是 LINE Tech Plus 開發的加密貨幣,發行量以 10 億枚為限,其中 8 億枚將用以獎勵用戶,2 億枚為 LTP 儲備;LINK 透過 LINE 專利私有區塊鏈網路 LINE Blockchain 上線發行。

LINE 加密資產「LINK」宣布上架 MEXC 交易所,BTC 可直接兌換

從現在起,用戶可在 MEXC 以比特幣(BTC)購買 LINK(LN),更可在 BITFRONT、LINE BITMAX、Bithumb 和 MEXC 平台上交易 LINK。未來,LINE 計畫在其他全球交易所上市,以提升 LINK 流動性並打造更完善的生態圈。

2022 年 4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月 LINE 在日本推出 NFT(非同質化代幣)交易平台「LINE NFT」,由日本加密貨幣和區塊鏈子公司 LINE Xenesis 負責營運,提供完整的 NFT 交易服務;另外,LINE 透過子公司 LINE NEXT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Inc. 打造全球 NFT 生態圈,其全球 NFT 交易平台「DOSI」的前導版本已上線,並於近期開設 DOSI Store,供品牌和企業販售 NFT 商品。

中鋼九月盤價平均調降3.32% 法人看好第四季旺季需求量成長可期


低價進口鋼品持續衝擊國內鋼市,中鋼集團今(16)日公佈九月份最新盤價,月盤產品基價平均調降3.32% ,對應市況變化每公噸調降1000元至1200元,以利提升下游接單競爭,加速庫存去化;法人表示,國際鋼市九月行情可望落底出現轉折,預估第四季市場需求量將成長,傳統旺季挹注營運表現可期。 《詳全文. 》

【給Z世代的藍色時期】你的教養不是我的教養,學院的藝術養成之術

【Generation Z’s Blue Period】Your Upbringing Not Mine, How to Thrive in Art School

近期甫畢業的Z世代的年輕創作者石孟鑫(1995-)和王俞晴(1996-)同為國立臺南藝術大學造形藝術研究所(以下簡稱「南藝大造形所」)的碩士生。就讀南藝大造形所之前,石孟鑫在大學時期就讀國立臺灣藝術大學雕塑學系(以下簡稱「臺藝大雕塑系」),王俞晴則是就讀國立臺北藝術大學美術創作學系(以下簡稱「北藝大美術系」),在南藝大之後至紐約普拉特藝術學院 (Pratt Institute)就讀,於今年再拿到一碩士學位。

剛從學院畢業的Z世代年輕創作者,一腳才剛跨出學院,就踩在生存與創作的交叉路口,躊躇著不知該踏往何方,回過頭來向學院數年來的藝術教養求救。(插畫/愚星)

美術科班到藝術學院的距離

學院的藝術養成之術

石孟鑫,《拉扯》,2017。(石孟鑫提供) 王俞晴,《祢聽到了嗎?》,2015。(王俞晴提供)

是逃跑還是跳脫?前往南藝造形所就讀之路

石孟鑫,《大頭與小頭》,2018。(石孟鑫提供)

王俞晴,《2014-2018》,2018。(王俞晴提供)

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新環境

南藝大造形所評圖現場。(石孟鑫提供)

王俞晴,《小黽》,2019。(王俞晴提供)

石孟鑫也坦言,自己在面對老師提供的創作建議時會有點潔癖。「要是老師先講出來了,那好像就是老師的東西,我就不想做了。」圖為石孟鑫南藝大的課堂上測試放大鏡的效果。(石孟鑫提供)

藝術學院的不可取代之處

學院對他們來說的不可取代之處,在於跟老師有討論作品、跟同儕互相激盪的機會。圖為南藝大造形所上課情形。(王俞晴提供)

出社會好難!畢業後的藝術圈生存遊戲

離開學院後和所有創作者一樣,石孟鑫與王俞晴要面對的不僅只是創作上的問題,還必須想辦法在經濟即生活上保持平衡。圖為石孟鑫在南藝大工作室的工作桌。(石孟鑫提供)

國外 NFT 平台比較

互联网怪盗团

信息科技产业最著名的咨询公司Gartner提出过一个“炒作周期” (Hype Cycle) ,又称“技术成熟度曲线”。任何新技术,以及基于技术的商业模式,都会经历以下五个阶段:

1. 创新萌发期:在技术研发产生初步成果后,第一批创业公司拿到风险投资,然后产生了第一批产品——这些产品往往价格很高、很不成熟。早期客户开始评估采纳这种技术的可行性,其他行业的公司也开始考虑跨界进入这一领域。

2. 期望顶峰期:大众媒体开始鼓吹这种技术,大批创业公司乃至成熟公司纷纷入行。基于该技术的产品数量增加、应用面拓宽,投资者产生了不切实际的乐观情绪,投资泡沫涌现。在期望值的顶峰,负面媒体报道开始出现。

3. 幻灭低谷期:该领域的公司开始破产或重组,残存的少量公司拿到了第二、第三轮风险投资。在此过程中,该项技术的成果获得了少量客户的全面采纳,产生了实际经济价值。比较成熟的换代产品开始出现,配套服务也日益完善。

4. 复苏爬升期:现在,这个细分市场的需求正在增加,但供给者的数量不再增加 (甚至还在持续减少) 。大部分公司能够赚到合理利润,开始总结方法论、提高生产效率。在此基础上出现了更成熟的产品,乃至使用门槛很低的产品套装。

5. 成熟稳定期:真正的高增长时期开始了。在所有潜在用户当中,有20%-30%已经使用了这项创新技术成果,而剩下的70%-80%要留待此后的漫长岁月去开发。围绕这项技术的风险投资黄金时期结束,公司上市的热潮才刚刚开始。

如果把元宇宙视为一个完整的技术概念,它现在处于哪个阶段?显然,应该是“期望顶峰期”。尤其在2021年,随着Epic的融资、罗布乐思的上市、Facebook的改名,整个互联网和科技行业几乎无人不在讨论元宇宙。从技术公司到内容公司,只要能把自己与元宇宙概念挂钩,就不难拿到投资;在媒体上,充斥着对元宇宙的美好憧憬,却很少有负面的报道。搞笑的是,“第一批元宇宙产品”甚至尚未出现,我们迄今看到的只是各种各样的元宇宙的雏形而已

只要历史规律没有改变,我们在未来不长的时间内,一定能看到元宇宙在国内外的“幻灭低谷期”。差不多六年前,元宇宙的先驱——VR技术,也经历过这么一次大起大落

而在元宇宙领域,国内并不存在这样的“标杆公司”。绝大部分A股游戏公司都自称在做元宇宙,腾讯、网易、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巨头在加注元宇宙,B站、芒果超媒这样的视频平台在做元宇宙,就连“新国货”消费品公司也号称要进军元宇宙——可是谁才是元宇宙的龙头呢?到处是龙头,也就意味着没有龙头。既然如此,元宇宙的“幻灭低谷期”肯定不会因为某一家国内公司的产品失败而破灭

在国外,我们倒是至少可以找到两家元宇宙“标杆公司”:平台公司中的Meta Platforms, 以及内容公司中的罗布乐思。这两家公司的共同特点是,把元宇宙作为一个长期口号,但在短期并不依赖真正意义上的“元宇宙”赚钱。只要它们能维持收入和利润的增长,同时让市场认为自己走在元宇宙的正确道路上,那它们的戏就可以继续唱下去。

在我们看来,刺破当前“元宇宙泡沫”的力量,很可能来自监管方面——包括国内和国外的监管。在元宇宙的鼓吹者、创业者当中,不乏币圈人士,很多自称元宇宙的应用也以加密货币或NFT为主打功能。在各国税务部门和金融监管部门对加密货币日益苛刻的情况下,元宇宙变成了币圈的一个“世外桃源”,似乎只要打着元宇宙旗号,就能减轻炒币面临的压力。然而,监管部门也不是傻子,在认识到元宇宙与币圈的千丝万缕的关系之后,对元宇宙施加严格管理也只是时间问题。

Oculus Quest 2的热卖,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疫情导致的在家办公和在家娱乐需求。扎克伯格甚至认为,远程办公的潮流是不可逆转的,就算疫情结束了也一样,最终会导致“人类完全脱离地理位置的束缚”。

这件事情会在什么时候出现?不知道。但根据历史规律,它是必然出现的。我们不妨进一步思考:在这个“幻灭低谷期”到来之后,又会发生什么?

大批创业公司的倒闭、资本的撤出、媒体的翻脸,这就不用说了。更重要的是那些大公司的动向:还有多少巨头愿意在“元宇宙”概念被资本市场唾弃的情况下,还日复一日地在这个领域投入重金,影响自己的季度利润?

Meta Platforms (Facebook) 肯定不会放弃以VR技术为发展方向,因为它已经投入了十年的时间和几百亿美元的研发成本。但是,扎克伯格可能换一个名词去形容他的VR愿景。在2020年以前,扎克伯格极少提到元宇宙一词,到了2021年却摇身一变成为元宇宙的旗手,表现了对市场热点的敏锐嗅觉,以及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精神。如果去掉元宇宙一词,他还可以使用远程办公、虚拟办公、VR传送 (Teleport) 等各种新概念。唯一的问题是,届时Meta会不会又要改名?

在游戏公司当中,Epic Games肯定会坚持下去,它已经以实现《雪崩》中的场景为战略目标了。罗布乐思的前途则有些晦暗不明,因为它尚未实现稳定盈利,以未成年人为主的用户群也不太适合激进的商业化。目前,罗布乐思的估值远高于Epic, 因为前者的“元宇宙”成分更浓、更符合投资者的期待;可是一旦元宇宙概念降温,缺乏自我造血能力的罗布乐思可能迅速屈居Epic之下,眼睁睁地看着后者在这条赛道上夺取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