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外匯交易的優點與特點

美国交易员已被接受

原创 2022全球能源行业软实力巡礼:市场对美国需求数据存疑 油价的回调似乎过头了

邓正红分析说,拜登政府急于降低油价、遏制高通胀的心情可以理解,毕竟这是一场政治较量,但前提是必须按市场规律办事,一是尊重石油行业的意愿,二是基于需求端的石油软实力博弈,正视市场刚需下的石油软实力价值。过多的政府干预反而会扭曲石油市场,使经济走向反面。面对近来油价的大跌,尤其是本周公布的美国原油库存比前一周意外大幅增加了447万桶,市场出现了一种怀疑的声音,认为美国总统拜登是在“捏造低汽油需求的数据来压低油价”。财经网站Forexlive的分析师亚当·巴顿(Adam Button)指出,美国汽油需求骤降的数据是否是在“愚弄市场”。有报告称,实物原油供应紧张,纸原油可能会被平仓,但他很难相信美国的需求数据是导致石油走低的主要原因。而正是基于此,花旗莫尔斯大肆渲染经济衰退与油价还会大跌的悲观气氛,这确实有点不对头,而且当下回调的油价已使石油软实力价值出现折损迹象。高物价在今年相当长一段时间中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发展势头。为对抗通货膨胀,美联储大幅提高了利率。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指出,“通货膨胀率高达9%!这降低了实际收入,抑制了消费和投资,增加了多余的库存,并迫使企业减少生产和薪资支出以减少库存。美国正处于过去所谓的‘真实经济周期’中。在这种周期中,通货膨胀和经济周期的峰值高的令人不安,而且调整的速度非常快。很快,我们就看到了高价格在消费者层面造成的需求破坏,以及企业限制投资和削减库存。”这种极度渲染高价格破坏需求的说法无疑也是很片面的。

有网友甚至猜测称,拜登政府摆明了是在“篡改数据”以压低油价。在6月下旬,美国能源信息署停止了数周的报告发布,据说是由于服务器故障;然而,自从恢复数据以来,汽油需求数据一直很糟糕。ForexLive 认为,“可能是报告有问题,也可能是一场阴谋。”这不仅仅是网友的猜测。上周,美国银行能源策略师道格·雷加特(Doug Legate)在一篇主题为“汽油需求的下降似乎被严重夸大了”的文章中指出,实际情况是,上周汽油需求出现了自7月4日以来的反弹,“在截至7月22日的一周,汽油的隐含日需求反弹至920万桶,比过去两周的日平均水平增加了100万桶,这是2022年的第二高水平”。然而奇怪的是,在那之后,汽油需求却出现了急剧下降。派珀桑德勒(Piper Sandler)的全球能源策略师甚至认为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是“歪曲事实的”:“更让市场悲观的是,有人认为汽油需求正在下降。我们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错误的想法,它是基于美国能源信息署每周数据报告中非常不真实的数字,这些数字的计算方式很可能导致严重的错误。在7月驾驶季节的中期,我们每天只消耗860万桶汽油,这比今年5月份日减少50万桶,低于2020年疫情爆发的低点。但我们问了所有的炼油商、所有的零售商以及所有这个季度报告收益的企业,他们每家的汽油销量相比疫情前并没有实质性的下降,有些甚至说他们的汽油销量创下了新高。”有分析指出,如果需求数据确实存在歪曲,油价暴跌应该只会出现在一个战略性的时刻——当布伦特原油价格跌破200日移动均线,这一过程就会触发系统性的卖出指令,从而推动通常追涨的群体也开始做空石油。亚当·巴顿对此表示:“在一天结束的时候,交易员们必须交易他们面前的东西。现在,在一段重要的盘整期之后原油打破了支撑,这是很不好的。长期以来,原油需求会随着全球经济增长而增长。有一些供应因素最终会导致原油需求的复苏,比如紧急石油储备SPR的释放,且‘欧佩克+’仍在增加供应。”

邓正红强调,基于长期跟踪美国能源信息署公布数据的变化,美国政府确实有“玩弄数据”的习惯,这是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软实力的一个典型瑕疵。多个迹象表明需求数据可能失真,亚当·巴顿指出了几点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可能失真的理由。第一,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会有较大的修改。美国能源信息署每周都会公布石油数据,但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而且会受到各种假设的影响。HFI Reserach 指出,当月度数据最终公布时,这些数据还会有较大的修正。因此,交易员可能只是看到了需要被调整的糟糕数据。第二,美国的汽油储量仍处于5年来的最低水平。鉴于提高汽油产量的压力,炼油商今年夏天一直在努力工作。再加上预期的需求下降,库存应该会迅速上升。尽管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上个月库存水平基本持平,仍处于五年来的低点。第三,炼油企业并未发现需求放缓的迹象。美国炼油巨头瓦莱罗(Valero)上周被问及汽油需求下降的问题,其首席商务官盖瑞·西蒙斯(Gary Simmons)表示:“我可以告诉你,通过我们的批发渠道,确实没有任何需求下降的迹象。在6月,我们创造了销售记录。我们读过很多关于需求破坏和流动性数据的文章,数据显示需求破坏的范围在3%到5%。但再说一次,我们的系统中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况。”第四,其他备用数据不一致。加斯巴迪(GasBuddy)追踪了美国加油站的零售汽油需求,他们显示上周的汽油需求上升了2%,而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则显示下降了7.6%。更重要的是,加斯巴迪追踪的数据显示,上周的需求是今年最强劲的。

美国汽油价格已连续七周下降,接近每加仑4美元的平均价格,缓解了燃料成本创新高的痛苦。然而就在美国总统拜登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就遭到了美国炼油商的“背刺”:这些能源企业不但不愿意扩大供应,反而准备限产了。接下来,汽油价格能否继续回落很大一部分将取决于炼油厂能继续增加产量。然而,不顾总统拜登千呼万唤增产的要求,美国两家最大的炼油商马拉松石油公司和菲利普斯66公司最新表态称,它们计划在今年下半年进行维护工作,其他几家炼油商也预计将在今年秋季放缓汽油生产。在本周的电话会议上,马拉松石油公司执行副总裁雷蒙德·布鲁克斯称,对于增产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也真的很想满足市场需求,但接下来几个月炼油厂不得不进行设备维护工作。”美国能源情报署的数据显示,总体而言,上周美国炼油产能利用率高达91%,较6月份的95%有所回落。价格期货集团(Price Futures Group)高级市场分析师菲尔·弗林指出,美国能源公司现在赚的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几家炼油商的限产将使汽油价格下降的趋势停下来。除了限产之外,另一个潜在的问题是大西洋飓风季节,如果炼油厂正好位于风暴侵袭的路径上,可能迫使炼油厂停工。如果汽油价格再度飙升,这对面临中期选举的拜登政府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沉重的政治负担。

邓正红认为,今年以来,俄乌冲突给原油带来的超额风险溢价基本被最近的经济衰退担忧所抵消,随着市场对经济衰退的担忧日益加剧,布伦特原油、WTI原油已经双双跌回俄乌冲突前的水平。但有一点必须再次强调,供应偏紧的基本面始终没有实质性改变,这是石油软实力价值持续保持坚挺的根本原因。还有一点必须清醒的是,俄乌冲突引发的风险溢价是情绪所致,经济衰退担忧引发的风险溢价回落亦是情绪所致,情绪波动引发的油价波动是脱离基本面的,对石油软实力价值构不成损益。情绪是变化的,但基本面的情况没有根本变化,由此来看,新一轮石油价值扩张仍在曲折中深入挺进,石油行业的软实力价值仍然备受青睐。资深行业分析师保罗·桑吉(Paul Sankey)表示,“尽管原油价格过去几周走弱,但从明年开始,油价达到每桶100美元的可能性很大。从2023年开始,油价维持在每桶100美元的水平是件容易的事,”桑吉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指的是国际基准布伦特油价。他表示,每桶150美元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需求弹性、强美元效应等会让油价保持在这一水平之下。尽管最近有回调,油价今年以来依然飙升,就在走出疫情最糟阶段的消费者推升需求之际,俄乌冲突导致供应收紧。美国每天释放1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的历史性举措有助于遏制油价涨势。桑吉强调,“如果不是因为储备的释放,油价会高得多。”万达(Oanda)高级市场分析师爱德华·莫亚(Edward Moya)在一份报告中说,“强劲的美国非农就业数据对美国经济来说是个好消息,这有助于减少本周石油期货部分跌幅。欧洲也公布了德国和法国好于预期的工业生产数据。尽管有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忧,石油市场仍然紧张。”先锋自然资源首席执行官斯科特·谢菲尔德(Scott Sheffield)周三(8月3日)表示,由于需求上升和供应极度紧张,未来五年美国WTI原油平均价格可能会达到每桶100美元或更高。

美国交易员已被接受

  • 肖燕燕
  • 2021-12-06 05:27:30

在欧佩克+决定继续执行增产计划后,沙特阿拉伯提高了面向亚洲和美国买家的油价,这表明尽管冠状病毒变体奥密克戎(Omicron)已经蔓延,但沙特认为需求依然强劲。

根据沙特阿美的一份声明,1月份将提高出口到亚洲和美国的所有原油等级的价格。对于亚洲买家,最为核心的阿拉伯轻质原油价格将提高60美分,调整后较迪拜/阿曼基准价格升水3.3美元;今年11月和12月同一品种的升水幅度分别为1.3美元和2.7美元。

沙特阿美提高价格的做法与外媒调查的亚洲交易商和炼油商预期一致,表明该石油巨头的管理层依然持乐观看法。沙特阿美CEO Amin Nasser此前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个人“对于需求非常乐观”,市场对于奥密克戎的反应有些过头了。

布伦特原油 价格已经连续第六周下滑,自11月底以来下跌15%,至略低于每桶70 美元,将今年的涨幅缩窄至35%,主要原因是奥密克戎的出现、欧佩克+增产,以及美国等希望降低国内燃料成本的主要进口国增加石油供应量的前景。石油市场的波动率也升高至去年价格下跌以来的最高水平,并达到有史以来的最高水平。

据外媒报道,石油交易商和投资者正在迅速关闭他们的头寸。根据外媒汇编的交易所数据,四份布伦特原油和 WTI原油 合约以及主要汽油和柴油期货的未平仓合约总和已跌至2016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自10月中旬价格接近多年高位以来,近100万份期货合约(相当于超过8.5亿桶原油和燃 ​ ​ 料)已被清算。

美国交易员已被接受

在超短线交易的基础之上,交易员可以尝试日内动量交易(intra-day momentum trading)。这类交易法与超短线交易相比,次数有所减少,每笔交易的盈利目标有所放大,同时,对于进仓和出仓的时机也有更高的要求。

它的另外一个好处则在于,通过高强度的日内动量交易的训练,交易员将可以更好的把握趋势、反转和突破。在这个坚实的基础之上,交易员又可以更进一步地来尝试日内波段交易(intra-day swing trading)。

反洗钱术语表

欧盟于 1991 年 6 月通过了这一指令,并分别于 1997、2005、2015和2018年对其进行修订。该指令要求欧盟各成员国禁止和管理洗钱和恐怖分子融资的风险。 该指令不仅适用于金融机构,还适用于广泛的实体,包括会计师,公证人,信托公司,不动产经纪商,税务顾问,艺术品经销商,虚拟货币交易所和游戏服务。 成员国必须在多个领域实施指令标准,尤其是与客户尽职调查,新出现的风险以及违规时承担的后果有关的指令标准。

欧洲刑警组织 (Europol)

欧洲刑警组织是欧盟的执法机关,主要使命是协助欧盟为其公民打造更加安全的欧洲。在反洗钱领域,欧洲刑警组织藉由欧洲刑警组织联络官 (ELO) 及其分析员不仅支援欧盟成员国的执法机关的运作和分析,并提供先进的数据库和沟通管道。